姓氏文化
姓氏文化

立身规范(6)

发布人:四川江夏           时间:2015-09-23
立身规范(6)

(黄奎根据《资阳丹山黄氏族谱》整理摘录) 

家长自修与受用

家长,一家之君也。上焉者,使人怀爱而敬重之,服从之。次则使人有所严惮。故曰严君,下则使人慢。再下则使人凌。最下则使人憾。使人慢未有不乱者,使人凌未有不改者。使人憾未有不亡者。于戏,齐家岂小故哉!今之人皆以治生为急,而齐家之道,不讲久矣。读君子不出家,而成教于国,宁无愧欢?家长宜审辨家声,如老人嗟叹声,子弟骄纵声,妇女诟谇声,幼稚娇宠声,宾朋谄谀声,奴仆哗笑声,婢媪惨切声,而家长则昏昏然嬉嬉然,似作梦呓声者,其家必不久即破。如门庭虽隘陋,而光洁可爱,供具虽粗淡,而相互可观。家长之动作厚道,子弟之进趋有礼,案有好书,壁张格言,妇女纺织声,儿童读书声,夙兴夜寐,不失其常,疏食菜羹,各安其素,目前虽门微家寒,其兴也可翘足而待,振家声者宜知之。盖一家之中,要看得尊长尊,则家治若看得尊长不尊,如何齐他得?其要在尊长自修。

治家定论

贫贱生勤俭,勤俭生富贵。富贵生骄奢,骄奢生贫贱。贫贱弗勤俭,终不能富贵。富贵弗骄奢,决不至贫贱。欲常保富贵,须速戒骄奢。欲求免贫贱,及早学勤俭。族由家而成,家由人而成。人不立身成家难,家无规矩则族散。族散则枝叶凋零,而根本危矣。夫根本者,祖宗也!小宗更分枝发叶,开花结子。而成一最大之族,非遗德之厚,贻谋之臧,焉得子子孙孙世世代代于无替。所谓贻谋者,家规也。家规即先祖之德。实行家规,即是保存先祖之德。保守先德,即保自己身家。身家既保,可以慰父母,可以对祖宗,可心白诸天地。冀吾族人,熟玩实行,而深长思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裳祖九世孙现任族长朝根  谨跋

宗族规约

(族长统摄之尊重)

宋儒云:宗法明而家道正,岂惟家道将天下之治乱恒必由之。宇宙内无有一物不相贯属不相统摄者。人以一身统四肢,一肢统五指。木以株统干,以干统枝,以枝统叶。百谷以茎统穗,以穗统稗,以稗统粒。盖同根一脉联属成体,此操一举万之术,而小治族大治天下之要道也!犹古者国主统六卿,六卿统九牧,九牧统郡邑,郡邑统乡正,乡正统宗子事。则以次责成恩,则以次流布教,则以次传宣法,则以次绳督夫。然后上不劳下不乱,而政易行。自宗法废,各为身家各为政,彼此如飘絮飞沙不相维系。是以上劳而无要领可持,下散而无脉络相贯,奸盗易生而难知教化,易隔而难达。故宗法立而百善兴,宗法废而万事驰。或曰:宗子而贱而弱而幼而不肖,何以统宗?曰古之宗法如封建也,世世以嫡长。嫡长不得人,则一宗受其敝。且豪强得以豚鼠视宗子而鱼肉,孤弱其谁制之?故名门巨族变其法而立族长,亦不必拘世世以长子孙为之,惟以合族之有德望而众所推服者为之。各房再举房长,选明通世故者为之,以佐族长胥保其规,重其权而互救其失。此二职者,族人一委听焉。则有司有所责成,有所咨询而纪法有所修举矣!吾族子孙繁衍较昔增倍,兹续修谱牒,理宜将先辈刊立规条确实遵守,再增以身规家规族规劝戒互陈,庶族人有所遵循而尊重族长、房长统内摄外,我祖宗亦欣慰九泉矣!

族训回天八宝

孝:孝的事多端,总在存真心,做正事,顺父母的心肠。教妻子孝养,不要恶言冒犯,惹父母生气,得过一世欢喜日子。有病好好调理、服侍,亡故细心经理、安埋,坟墓修整坚固;时常顾看,就可算孝子。不是在生定要好衣服好酒肉与他穿吃,死了道场开吊才叫孝。若把父母当成外人,全不孝养,在生纵然有吃有穿,死了纵然办得热门,父母也不欢喜。况你不孝父母,你儿定不孝你。你若孝敬父母,你儿自然晓得孝顺你,总要做个好样子与他看。

悌:弟弟尊敬哥哥,哥哥厚爱弟弟。做事肯商量,不论同居分爨,父母项下不分彼此。同父不同母的,不分前后。凡银钱、家具亦不计较。妻子说长道短也不听信。哥哥有不是,弟弟好好劝他。弟弟有不是,哥哥慢慢教他,不说恶言恶语鄙薄。不是总要和和气气的,此便是悌了。若在银钱上人口上争多论少,点点滴滴都认真,比外人都不如,又听妻子调拨,未分家相分家,家分了又说某个有私蓄,哪样又不平,全不讲义气。不知弟兄不睦,父母呕气,就是大不孝。

忠:人人只晓得做官人,要忠才叫忠臣。不知这个忠字人人都少不得的。如世上读书人、耕田人、艺术人、生意人以及下力的人,各人做分内的事,没得二心,即或替别人故事,也要尽心竭力,不辞劳苦,如象自己的事一样。人家待得我好也,是如此待我不好也;是如此当面也是,如此前后也是,如此毫不存半点奸巧心肠,此就是忠了!如自己的事便尽心做,别人的事便不尽心做,有便宜的就尽心做,没便宜的就不尽心做,这是大不忠了。

信:大凡做事说话,都是实实在在的,不欺哄人。与人约得有事,便要前言符得后语。勿论古人今人说的好话做的好事,件件信着,一一学。他没得一点疑心,上就是信。若是一未欺诳人,口好心不好。人有好话好事不惟不信,反说是哄人的,便是不信了。你既不信,纵然有真事,由你口中说出来,人家见你平素是个欺哄人的人,连真的都说假了。况你哄人,人也要哄你,你还算自己哄自己。且欺哄人,后来人家都要晓得的。识破便一钱不值了,以后哪个肯与你交往。

礼:凡对天地、神明、父母、伯叔以及兄长、师尊、宾客之前小心谨慎,事事都要恭恭敬敬的,说话从从容容不粗言不躁语,当作揖的便作揖,当下跪的便下跪,当侍立的便侍立,当说话的才说话。男女不混杂不亲授,叔嫂姊妹没得戏言,此就是礼了。若是心粗性躁,举动轻狂,坐席行路不分尊卑,上下伯叔兄弟为小事争斗、吵闹,见人乱呼姓名,戏侮尊长,亵渎神圣,甚至酒后胡言乱语、带水拖泥,动辄骂人,尽都是大失礼的事,旁人不惟骂你本身,还责你娘老子莫家教。

义:只看自己是何等的人该做那件事,那件事该怎样做,当做就做,不推辞,不托故,不占便宜,不图声名。遇着银钱货物馈我,必想我受得才受,此就是义。若道人长短,坏人名节,淫人妻女,见人有凶事便欢喜得很。见人有好处,便心中不服,窝娼窝盗招聚赌博,引诱良家子弟为非作歹,杀生害命,大斗小秤买卖不公,办假货物希图赚钱。当讼棍、开滥条、做干证、想方子,贪图利益,概是不义的事。甚至受人恩惠不知报答,有事还要害他。这等亡恩背义,后来定莫下落的。

廉:大凡不是你应该得的银钱、货物,虽分厘丝毫都不敢乱取。就是该得的,也要看取了亏人不亏人。有人说,没人说自己心下过得过不得,打算几番取得的才取。取不得的我就不取,自然不乱用此就是廉了。若一味爱占便宜,盘大利贪相因,厘丝毫忽都要算尽,一点亏都吃不得。凡一切有利益的只想到手,不顾利害,能得的就一网打尽。不该得的,昼夜设计,想方总要沾点,得一思二,得步进步,贪心不足,这叫不廉。纵然眼前好过日子,子孙定是不长久。

耻:世上好人,你比不上他学不到他,是可耻的。做事说话懵懂,谬妄被人指教,是可耻 的。歪戴帽斜穿衣,打枪喂雀,与狐群狗党往来,。宴会假绷,行市见了正人,脚不脚手不手,话都说不成半句,揖都作不来,一个傻唑唑也。坐不稳,只是想躲避,此是可耻的。爱打牌,掷骰子,好吸烟酗酒,把田土房屋当尽卖完,衣烂帽破,惹人厌烦贱,此是可耻的。甚至无故寻人生事,骗人财物弄人吃喝,以至为盗为娼为优伶,做出许多丑陋肮脏的事。旁人骂他,把先人的德都丧完了,此是不知耻,最下贱的。